阿柒

四川美术学院,油画

你闻讯而来,我大喜过望

  大部分人的异地恋是怎么结束的?是那种分开的结束。我很困顿。
  人,是从孤独中渴望一个人相伴的爱情,是最为纯洁的?
 

我谈过两种恋爱,一个已经结束,一个还在继续。

结束的那个,人,是个可以天天望见的男生,即使吃饭抬头也能眼光相碰,持续了一个月。
继续的那个,人,是个一年中只有三个月相处,相隔了二三十个小时的火车车程,持续了一年以上。
  
可以望见的人,会让你时时觉得孤独压抑,不能相见的人,却让你觉得他一直都在。
 
你害怕一个人,一个人晚上做噩梦,一个人吃饭,一个人在观察世界,一个人生理期的翻滚,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失眠。
我知道各种健康的生活方式,我做着各种背道而驰的折腾,折腾着失眠,而又慢慢与它平静的相处。你一开始只想找个陪你失眠的人,却来了两个应聘的早睡青年。

你只想要个厚实的拥抱,他们而来,给你蜻蜓点水般的吻。

永远是错的。

 
标签: 重庆 川美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2)
©阿柒 | Powered by LOFTER